新闻中心
首页
>新闻中心>一线传真

【1615天,13018米】之七:栉风沐雨 他们朝朝暮暮

???时间:2021-01-15?【字体:

题记:石以砥焉 化钝为利,历时1615天的艰苦奋战,由中铁十五局一公司承建的中老铁路单线最长的13.081公里勐腊隧道顺利贯通。攻坚克难,此有所不欲之难。今难成昔,沿途一路花开郁茂。筚路蓝缕,玉汝于成,驻足回首,缅邈岁月里,虬枝盘踞的雨林依在轻唱这长隧里的故事,和着风月,吟至万里。

作为北回归线沙漠带上唯一的一块绿洲,西双版纳。这个中国最大的热带雨林原始森林公园,没有杏花烟雨一剪梅的萧索悲情,也没有悍风白雪飞沙扬的北国风貌。它有武陵人缘溪行豁然桃花林的处所,有傣家凉风生竹楼歌舞醉南宵的旷达。也有一群铁建人,在它的极南之处,在西南同缅甸隔澜沧江相望的边陲之境,在1615个日月里,掘进一方通途的漫漫长歌。

向下扎根,隐与喧哗

“我也曾无数次想要离开,可心里的这份惦念告诉我再坚持一会,坚持下去就都会好起来。”

2016年4月,当勐腊隧道还没有挖下第一铲土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这里。树林、沟壑,逶迤蜿蜒,眼前还是大自然最原始的模样,而他的脑海中,那个钢筋水泥搭构的灰白圆拱已不知被勾勒过多少次。“我来的时候是2016年4月12日,我永远忘不了那天。那天的太阳特别大,晒的人根本睁不开眼,可挡不住我内心的期待和澎湃,我们当时三个人就手拿着设计院给的图纸,在这些山头一遍遍找点,找我们的隧道进口出口还有斜井位置,真的是一股热血,就这种信号都没有的热带雨林,愣是在我们摸爬滚打中,四个点找到了三个。”项目总工余心源回忆起当年之景,仿若一切都还历历在目,话语神色里抑不住自豪却莞尔垂下了眉眼。“可是后来难啊,比我心里预估的难上不知多少倍了。”

从来到这里后,上山下河,进洞排险24小时的随时待命已成工作,甚至生活的常态,家的距离似乎也从公里变成了年月,整整4年,没有吃过一次家中的年夜饭,没有一次不是隔着屏幕的嘘寒问暖。10岁的儿子嚷嚷着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他也只能笑着然后安慰一句,照顾好妈妈。谁能抵过家的温暖,可身边的机器还在嗡鸣,满身灰土的工友们进进出出,诺大的山体,高耸的林木,那个曾在脑海里勾画过无数次的轮廓现在就在眼前,连同那时候的热血和畅想一并涌来。“余工,这里。”远处还在呼唤,匆匆叮嘱几句,他转身又钻进了隧洞。

2016年从走进这片密林起,余心源看着施工班组因为受不了洞里环境来了又走,流动人员高达500人,看着有连一个工序都没能完成的工人摇头匆匆离开,他想挽留,伸出的手却渐渐放下,戴上安全帽,转身奔向那未完成的工作。

余心源(右一)查看隧道施工情况

向前掘进,却道难途

“其实工作再辛苦都不怕,因为是自己选择的道路,何况看着付出的心血能反馈在工程建设中,那种心理的满足感是会冲走身体的疲惫,可就怕满腔热血敌不过咱这水帘洞一遍遍的冷水打击。整个雨季,一天连50公分都进不去。”

大家能想象在上有大水哗哗倾泻,下是齐膝的水路泥泞,均温40度左右,还要时刻提防着高空坠石的情况下作业是怎样的情境吗。或是大家从未想象过的画面,对他们而言,却再平常不过。

冯彦博是勐腊出口的技术员,今年5月,每天只睡3到4小时,30出头的精神小伙活生生熬成了50岁的面颊。因为自然的客观因素和勐勒独特的岩层构造,隧道开挖不仅和山体作对,更要和水流抗衡,往往挖着挖着就出现涌水塌方,猝不及防隧道的水就已经齐膝甚至过腰。于是本来泥泞的路变得愈加难行,实在寸步难移处便索性不走,扎进水里游泳出去。工友笑着说,“冯哥不是在穿鞋,是在吃鞋,一个星期换一双。”可这又哪是泥水那么简单,地质的特殊构造使得水触及皮肤时冰冷刺骨,水里的浑沌夹杂山体的矿物元素又极易损伤人皮肤。于是,水泡、红肿、过敏、甚至溃烂都曾出现在他们每个人身上。就算这样,洞还是要凿,又因洞内极窄,机器进不去,还要人一铲一锄头的凿。整个5月63人,不分昼夜,却也一个月掘进不足20米。迷茫,低落。他们久久难眠。

冯彦博在浇灌绿化带

逆势上扬,矢志不渝

“我还有一两年就退休,可是只要我在场,只要我还能干,我就一定把它干下去。”

距离预计隧道贯通的日子不足半月时,勐腊隧道一斜又塌方了。4年多来,建设者们处理塌方量不下1.6万方,处理次数早已不可计数。带上安全帽,穿好雨鞋,副经理杨洪德跟着现场技术员又进洞勘察情况了。挖了塌,塌了填,边挖边塌,塌方处理似乎已成为他们的一项日常工作。就像被岩壁上滚落的石子打到,被洞层突然喷涌的寒水淋湿对他们都早已不算“惊喜”。是勘测准备不够吗?不是,他们摇头,天然的地质缘由岂是人所能预料,就算可以预判,各类客观条件的限制也只能减少却无法避及。于是,57岁的杨洪德就跟着工友们住在一号斜井洞口10米开外的项目部,伴随着嗡鸣的通风机和漫天弥漫的微尘,全天候的待命。徒弟杨金山说他志比铁坚,他摆摆手,“老了老了,前几年头发多黑,最近都开始白了。”  

都说干过一条隧道的人几乎没人再想干第二条,杨洪德却成了例外,铁建生涯里,他参与过上有悬崖百丈高,下有深沟千尺深的王莽岭隧道,参与过被称为华北第一隧的分水岭隧道。却也在勐腊隧道需要时,不远千里赶来,成为一根定海神针,安抚新人们切莫慌张,带领工人们有序推进,传授了一个又一个年轻的技术员经验才学。如今徒弟杨金山对勐腊隧道的独当一面,不少还是从师傅身上学来领会的,不仅关于技术,更有坚韧的气魄。

杨洪德(右一)进行班前指导

这根定海神针,就将安定牢牢镌刻在了人心。于是,越来越多的“实干家”涌来,带着技术本领、经验才学,带着管理制度不断地改革和优化,带着越来越多的坚毅和恒心……他们还是硬着头皮干,不过心中却都多了一份泰然与坚信。

勐腊,这块西双版纳最南部的沃土依旧以它独特的岩溶景观和作为通向东南亚的门户,吸引着来自各地的人们。沃土之上,这条被称为“国内最长的单线隧道”正逶迤盘踞。那有花香鸟鸣,有人语欢言,更有一群已散去的身影,在铅华尽洗处,留下道不尽的长歌故事,和着东升日落,直至复复年年。

(中铁十五局一公司 高晓雯)


企业简介
中铁十五局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五、六师合编后的第五师,1984年1月奉国务院、中央军委命令集体转业并...[详细]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隔壁邻居波多野结衣在线播放_人妻互换免费中文字幕_日本深田咏美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